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品牌推广

对“美国优先”唱反调 搞“文明对话”怼美国 在欧洲感受“脱美国化”迹象

2018-10-24

  在社交媒体中,经常会看到题目类似为“特朗普出大招,美欧达成协定围歼中国”的文章,如同“美国优先”政策已重整西方。其实不然。刚完结的亚欧首脑会议,就让外界看到欧洲要与“言听计从”的美国“唱反调”,宿愿在“特朗普时代”努力于多边主义的一面。近年来,笔者多次走访欧洲国度,最深的感触不是“欧美再整合”,反而是欧洲“自主化”与“脱美国化”迹象日益显著。“特朗普主义”的冲击是让家底厚实但焦虑感添加的欧洲想要“脱美国化”的一个重要缘由。虽然美欧关系不会彻底“翻脸”,但美国与“强手星散”的欧洲之间的利益争斗不会平息。在反恐、安全甚至经济、贸易、价值观等方面临时依赖美国的欧洲正在探索如何自主,美欧对抗已到二战完结以来最重大的时辰。

  欧洲文化对话论坛没请美国

  欧洲各国对美国的“离心”偏差并不是近年来才末尾。上世纪下半叶,法国社会曾盛行“反美主义”思潮,但按美国政治学会前主席彼得·J·卡赞斯坦所著《世界政治中的反美主义》一书的论断,作为一种对美国态度的负面表白模式,“反美主义”在欧洲素来没成为干流。有欧洲学者示意,在2008年应答寰球金融危机时,欧美一度“抱团取暖”,但此后双方也在斯诺登“棱镜门”事情等效果上发生对抗。全体上“美国领衔、欧美同步”的形势在特朗普上台后有所变动。过去一年多,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“退群”口头和抵赖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、对铝钢加征关税等动作冲击着欧洲的对美意识。

  “棱镜门”事情发作在2013年夏,一经曝光便在欧洲惹起轩然大波,带来厌美心情。5年前,笔者加入中法青年领袖交换名目,时任法国参议院副议长、前总理拉法兰说:“为什么咱们法中之间的交换,还要用英文呢?”大家捧腹大笑,但拉法兰却仔细地示意,法中都有璀璨的文化,非常等候有一天两国最低劣的年轻人交换时能用各自的母语。他这番话赢得全场掌声。在总结中,拉法兰多次意有所指地提到,各国要走外国特征的开展路线,世界要相互尊重,凋谢对等。

  不光对华友好的拉法兰这样说,这些年笔者接触到很多欧洲政要也在反思欧洲与美国的关系,并注重欧中关系的开展。在10月16日举办的“2018丝绸之路工商指导人峰会”上,克罗地亚前总统梅西奇在揭幕式上点名批判特朗普说:“美国所推广的维护主义将世界引向何方,这是一个令人担心的效果。中国的开展则让人看到世界的宿愿。”在梅西奇看来,2013年正式退出欧盟的克罗地亚是“欧洲门户”,未来的开展应该更多地把精神放在中国,而不是美国。不止一次,梅西奇在地下场所说,“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”“中国有临时的布局,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,政府只在乎自己任期内的事件”。

  斯洛文尼亚前总统图尔克2012年卸任后,每年至少来中国3次。2015年,图尔克成为首位负责中国智库钻研员的前国度元首,他被聘为笔者所在智库——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钻研院的初级钻研员,并于去年签约续聘。图尔克每次与笔者谈到美国尤其是特朗普时总是皱眉点头。在图尔克近年来的10多篇演讲文稿中,也不美观出他的态度。在联结国、剑桥大学、达沃斯论坛等国内场所,他讲“中国阅历”的同时,还示意美国必需思考当今国内舞台上的其余参加者。

  波兰前副总理兼财长科勒德克、葡萄牙前欧洲外交事务部部长布鲁诺等人在著述中阐述“世界新变局”。科勒德克的《假相、错误与谎言——多变世界中的政治与经济》被译成20多种文字,其中有一章专门提道:“新自由主义的衰败及其空泛的遗产”。该书还多处地下叫板美国,称“寰球经济危机发生于美国,这是新自由主义的结果,这个政策忽略了富人以及愈加偏心的增长,实践上是失败了”。布鲁诺是欧洲政坛的少壮派,他的新著《欧亚大陆的黎明:在新世界次第的轨道》关注“一带一路”,对美国当前面临的效果也有深化思索。

  “保加利亚的转型必须要警惕美国之路,要充分参考中国(阅历)。”保加利亚前副总理托莫夫曾这样示意。英国伦敦市经济与商业政策署前署长罗思义也说过:“不要迷信美国。美国败落是肯定趋向,而且比咱们预期更快。”有了这些来自货色欧政要、学者的声响,也就不难解释10月初希腊罗德岛论坛“文化对话”为什么会冷清美国。这个延续16年在希腊举行的论坛,常常会星散寰球数百位政要、商界领袖与出名学者,但令笔者不测的是,今年没有美国代表受邀。笔者在闭门会议上做了主旨发言,探讨寰球管理效果。不少与会者示意,美国已是寰球管理的最大不确定性要素。论坛时期,中国基础设备树立与投资的未来布局多次被提及。

  “去美元、脱美军、怼美国”

  欧洲内部的决裂是妇孺皆知的理想,因此,很难说欧洲干流社会齐全认同“离心美国”。但越来越多欧洲重要人物的思维与举动确实又在印证这种“脱离美国”的迹象。笔者近日赴爱丁堡大学缺席“连结苏格兰与中国”主题研究会,并做了主题为《“一带一路”五周年评价与未来世界》的演讲。近两个小时的演讲,现场坐满了人,有不少人还是从当地赶来听。此前一天,美国副总统彭斯刚宣布了对华强硬的演讲。当笔者比喻说,彭斯更像是“怨妇”,在抱怨着中国为何不再爱美国时,场内大笑。从伦敦远道而来的英国金融家彼得·路德对笔者说,如今的美国更像是“败家子”,如今到了英国“脱欧”过程的尾声,英国不会再追寻美国,而将属于全世界。

  随着在欧洲调研和交换的深化,笔者还发现欧洲对美国的三种新“迹象”。一是“去美元”。越来越多的欧洲精英呐喊“去美元化”,以制衡美国频繁借美元制裁他国的手腕。8月以来,德法官员均示意,欧洲要在经济、金融事务上更独立于美国,须建设规避美元限度结算的欧洲独立结算体系,“增强欧洲在贸易、经济和金融政策畛域的自主权”。二是“脱美军”。除货币独立之外,“安全自救”思潮也在欧洲出现萌芽。2018年夏季,欧盟9国防长在卢森堡签订“欧洲干预建议”动向书,承诺组建一个欧洲联结军事干预部队。只管该方案还仅限于人造灾害、危机干预、撤侨等,但将付诸实施的准则很清晰,欧洲各国军队应在没有美国五角大楼参加的情况下团体举动。三是“怼美国”。连月来,特朗普每每嘲弄欧洲,进一步加剧了欧洲的不满。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回应说:“看看特朗普最近做的决议,让人未免会想:有这样的冤家,谁还需求朋友?”主管农业事务的欧盟委员直言:“欧盟不欢迎‘美国优先’这个恶霸。”8月25日,德国外长海科·马斯说:“早就应当从新评价跨大东洋同伴关系,应当昏迷、带着批评的目光停止自我批判。”

  “欧洲退出抵制静止的时间到了”“安眠吧:跨大东洋联盟”这样的声响一年多来在欧美媒体上并不少见。这些“脱美国化”迹象面前也有必定的民心基础。今年5月,德国一项民调显示,只要14%的德国人以为美国是“可靠的协作同伴”。 各方市场异样做出反响,据2018年盖洛普最新考查显示,71%受访的德国和美国企业对美欧化解贸易争端的前景示意疑心。42%在美运营的德国企业示意,美国市场对他们的吸引力减弱,18%在美德企已方案放大对美投资。前段时间,笔者所在机构接待法国马克龙总统信任的一家智库,他们想听听中国智库对方案11月11日举行的首届“巴黎和平论坛”的意见。听说,马克龙已邀到数十个国度的指导人缺席这场以纪念一战百年为主题、展现寰球公利与独特空间的国内论坛,但美国却受到冷遇,“这更合乎马克龙对国际言论的政治预期”。

  欧洲的焦虑,美国的贪婪

  种种迹象标明,欧洲强化“脱美国化”的自主看法源于内外联动的综合效应。“特朗普主义”的冲击是欧洲出现“脱美国化”现象的重要外因。近年来,反欧盟、反寰球化、反移民等声浪在欧洲迭起,都是出于对特朗普“美国优先”逻辑的效仿。从内因上看,欧洲“自主看法”本身就由来已久。“欧洲核心主义”是沿袭上百年的哲学与社会科学的逻辑传统。在传统欧洲精英看来,美国只不过是一夜暴富的“土豪”。

  绝后焦虑的欧洲,无私贪婪的美国。从源头上看,欧洲的焦虑源于美国的“焦虑输出”。而欧洲的这种“脱美国化”偏差,也惹起美国学术界的警觉。2018年5月,布鲁金斯学会网站转载文章《欧洲想和美国离别,他们在冒险》,剧烈批评欧洲的这种新“脱美国化”意向,强调“欧洲和美国有着一致的价值观和利益”。两名奥巴马任期内的美国政府官员在《纽约时报》酸酸地写道:“欧洲不必定要成为特朗普的出气筒。”

  虽然美欧彻底翻脸的概率仍很低,受美国发起贸易战影响的中国不能指望“离间美欧”“拉欧制美”,更不能奢望欧洲会倒向中国,但已升格为国内主要“玩家”的中国,应在练好内功的同时,仔细思索欧洲“脱美国化”迹象背景下的政策调整。(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钻研院执行院长、丝路学院副院长)          

(责编:龚茜(实习生)、杨牧)

   

怪异店名..


怪异店名...
2018年11月28日
www.tiaomu.com/b/12/22235.html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